Behind the Travel

自助旅行的背後


 

 

現代旅人文明病資訊缺乏恐懼症

 

郵戳說故事

 

艷遇、厭遇─該期待旅行中的邂逅嗎?

 

做個Green Traveler

 

閱讀。悅讀。準沒錯

 

「We are the world」是真的嗎?

 

不做八婆,拒收八卦

 

明信片日記

 

一個人旅行,不寂寞嗎?

 

乘著聲音的翅膀出走

 

從馬桶裡學尊重(上)

 

從馬桶裡學尊重(下)

 

看書,自助旅行的第一步

 

人生路上的旅人─老鄉,您保重了!

 

沒有背包的Backpacker

 

不睡車站的Backpacker

 

20☆C+M+B+08。這一個世界

 

節能,只在家裡做?

 

省。人格、國格一起省

 

出了門,英語不是很重要,只是很需要

We are the world」是真的嗎?

 

一直認為自己也是「種族歧視」的受害者之一,因為機位超賣時,末了永遠都是白人分的到位置,而我只能繼續耗著等;餐廳裡的服務生也對我愛理不理;更莫名其妙的是在掛著梅花的機艙裡,空姐笑容可掬地差點沒跪下來對著坐在前座的白人鶯聲燕語的問著:「May I help you, Sir?」後,我說著:「小姐,請問一下......」話都還沒說完,美嬌娘一轉頭變成惡晚娘,狠狠地撂下一句:「什麼事?」彷彿我打斷了約會般地怨恨。

 

 

白人看白人,我隔岸觀火

「Oh! Sorry!」邁阿密海灘上,一位老伯因為闖入我的相片而說著對不起 。

 

「妳從那裡還啊?」老伯問著我,也隨手拿下棒球帽,頂上稀疏可憐的毛髮出來透透氣。

 

「台灣。」還是有點不太想清醒的我說著。

 

「哦!台灣?我還以為妳是英國來的,因為妳說的英文有英國腔…」老伯笑著說,額頭上開始有汗珠滑下髮際。

 

「哦?是嗎?只不過在英國讀了兩個星期的語文學校,就被同化了?在學校時,老師還說我的美國口音太重,不好聽,要我多注意咧......」心想著我有這麼離譜的咬文嚼字嗎?

 

「哈!那些英國佬!就會注意著個!聽的懂就好了,美國口音又如何?英國佬就愛挑這些毛病......」老伯不以為然的調侃著英國尖頭鰻。

 

又來了,英國人與美國人之間,好像永遠有數落不完的不是,我則是每每都像在隔岸觀火般的猛煽風,不外乎就是要多聽到些小道八卦。歐洲人取笑美國人只有百年歷史,成天只會喊「God bless America」,成天做老大搶著拯救世界、地球、甚至整個宇宙,這樣的藍波、超人會有什麼文化?哦!有的,是蕃茄醬文化,因為美國人吃什麼都要加蕃茄醬。美國人也笑歐洲人是馬鈴薯大頭(Potato Head),餐餐都是馬鈴薯,酸葡萄的看著只有 四百多年歷史的美國在科學、經濟等各方面都迎頭趕上這些歐洲老哥。

 

風涼話說歸說、聽歸聽,還是覺得有機會到別人家看看之後,就會感到之前的井底之蛙是多麼悲哀地自滿於頭上的一片小藍天。

 

 

我看別人,小蛙小眼小格局

「阿斗仔不都是吃麵包、喝咖啡嗎?」天真的以為米食文化是亞洲人的文化,後來發現人家三餐不光是啃乾麵包,吃飯、吃麵也是吃的嚇嚇叫。

 

我只會用電子鍋煮飯,人家沒有電子鍋,用著瓦斯爐煮出來的米飯收水收的剛剛好,不會像我的是半鍋鍋巴飯。老外看我們把著碗挖飯感到不可思議,我們盯著印度人用手抓飯更是覺得沒衛生;他們吃飯先喝湯,我們用湯來填滿胃裡的縫細;我們認為睡覺前洗個澡,乾淨清爽、好入眠,他們認為早上沖澡才是讓一天有精神的開始;吃一口他們的起司覺得噁心,他們聞到我們的豆腐乳更是想吐;為什麼他們進門都不脫鞋,把灰塵風沙都踩進門?而他們覺得我們怎麼穿著夾腳拖鞋、光著十隻腳趾的出門去?他們搞不懂二十多歲的大人了還和父母住一起?我們則念著他們不懂孝道、不知反哺的讓父母孤零零的自己住…,誰是誰非呢?沒有人錯,也沒有人完全對,就是不同文化罷了。

 

 

看自己,也是落入顏色偏見的循環

雖然高喊著種族平等,仍可以從少數阿斗仔看著有色人種的眼光中,嗅到白種人的優越感,那種臉上表情可以偽裝,而眼神中卻掩飾不了的鄙視,讓我驚醒這樣的眼神是我似曾相識的熟悉。

 

我的父執輩不也是用著這般眼神看著原住民?而現在,不是很多人也是用同樣的眼角看著在台灣工作的外勞嗎?有些人甚至在走路時會刻意避開外勞的身邊,彷彿人家身上有著瘟疫,彷彿人家都是強盜土匪般的沒有開化。很多阿斗仔取了亞洲太太,很多台灣人討了東南亞新娘,但是有多少金髮美女願意漂洋過海遠嫁亞洲郎?又有多少台灣女人有著拓荒精神下南洋?

 

不管是金髮的、黑髮的、白皮膚的、黃皮膚的......,大家都是在同一條船上
這條船(這世界)要平穩,彼此都得互相尊重

 

我是白種人眼中的有色人種,這膚色是不管英文說的多麼好,都改變不了的事實,站在白種人的面前,我不認同種族優越之說,我看不起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然而,卻又赫然發現自己也是這麼地被看不起。坦白說,以前在巷口等著倒垃圾,一群群也是等著垃圾車的菲傭、印傭聚在一起用著家鄉話聊天,我下意識的只想到「來台灣賺錢的外勞」;經過建築工地,一個個黝黑強壯的臂膀挑著一擔擔的磚塊,淺意識感到「民智未開」南亞勞工。當我們說著「唉~那些是外勞仔…」,其實不就和白人說著「Chine-se,Taiwane-se…」時特地的拉長尾音,有著同樣貶低的語氣嗎?

 

 

殘酷地對待,醜陋的自己

自己在旅途中曾為了受到種族歧視而忿忿不平,不解為什麼不是白皮膚就該次等對待?然而想到以前的自己,猛然的認清,讓我覺得很羞愧,我心裡喊著不公平的歧視卻也原封不動的轉移到在台灣的外勞身上。我捫心自問為什麼犯了這樣不自覺的錯?因為他們比較窮?因為他們的教育沒有我們普及、沒有我們高?因為他們的膚色比我們黑?這些想的到的原因實在是不成理由的牽強,白種人加諸於我身上的有色眼光,像潑了桶冷水般的讓我清醒。

 

以前大喊地球村,直到出了門後才驚醒,連在自己家裡都容不下別人,還有臉喊世界一家?我和那些喊著「白人至上」的瘋子有著同樣狹隘的眼光,但也得謝謝他們對我的殘酷,讓我認清了事實,也開始學習用正確的態度去對待來自不同民族及文化的人們,並感到若要不被人歧視,就該從尊重他人與尊重自己開始。

 

穿皮衣皮褲的、戴斗笠的、包頭巾的、有光速兩千的......,
大家都是這地球村的一份子

 

Shireen小聲說:

「還有繼續遇到類似『不友善』的情形嗎?」

是的,現在都用「不友善」來取代「種族歧視」這種銳利且容易陷入自我悲情的字眼。

 

「不友善」的人到處都有,「不友善」的原因也不盡然是膚色或種族,更多的是彼此間的誤解。就算真的遇到「真不友善」的人,其實也不用太介意!人嘛!本就有教養不好、眼光狹窄或被長久以來的錯誤資訊所誤導而產生「不友善」的舉止。

 

候補機位輪不到我,誰叫我買的機票是比較便宜的學生機票?艙等不同往往也會影響到候補順位;餐廳裡的服務生不理我,因為他以為我還沒決定好,誰知我早已想好,只是利用時間抓著菜單研究,想多認識幾個單字?(異國友人告訴我,若不把菜單闔上,服務生會認為客人還在掙扎,就不會前去打擾)至於空姐給我臉色,這就只能怪我自己不解風情了!

 

我不期待某些「真不友善」的朋友們會在短時間內有所改變,反正我做我該做的事,尊重每一個不同種族與文化,至於他們的態度如何?只要別過火的惹毛我,其實我都替他們感到可憐,因為他們頭殼壞掉又沒有特效藥可以醫,這樣跟不上時代、物競天擇的情況下,遲早會被淘汰!

Feb-07-2007

TOP

∼關於這碼子事,大家這麼說∼

背包客UDN邦民奇摩人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覺得這趟出走意猶未盡嗎?那麼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繼續出走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