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gary

Photos | Postcards | Souvenirs | Afterthought | Hungary Home


VISA ~ 台灣人的悲哀

好吃道相報

泡湯

伯伯,又來了

 

VISA ~ 台灣人的悲哀

 

在斯洛伐克部分有提到我為何取道斯洛伐克前往匈牙利 ,主要原因是因為VISA。說到這,不得不提...台灣人的悲哀!到哪都要VISA!因為有些VISA的有效期太短 ,等我要到那國家時,早就過期了!也因此沒必要在台灣先把所有國家的VISA辦好,所以有些VISA是在第三國申請的。在第三國申請VISA總是沒有在自己國家方便 ,曠日費時還索價不玆!經過多次經驗,得到一個結論:愈窮的國家所收的VISA費用愈貴,不趁這個理所當然的時機打劫外國人,還等何時?但是已經是箭在弦上 ,不得不發!所以只能任人宰割了。

 

各國大使領事館在核發簽證時 ,基本上是不太會刁難,只是難免會發生稍微激烈點的溝通狀況!

 

在申請匈牙利簽證時 ,根據規定,我必須提出在匈牙利的住宿訂房證明及進出匈牙利的交通證明(如機票,火車票之類)。因為我的計畫是從波蘭經捷克或是斯洛伐克,然後再轉到匈牙利 ,所以當時手上哪有任何住宿訂房或是交通工具的票?再加上截至當時,東歐國家部分的簽證只有波蘭的已經在起天前順利拿到,還缺捷克或是斯洛伐克的簽證。可能是證據有點薄弱 ,第一線工作人員拒絕發給我簽證,理由很簡單,就是不符合規定!我當然是不肯罷休,繼續仈著窗口釋著解釋我的狀況。還好,雖然第一線不能做決定,但是也願意請高一階的主管出來和我直接面談 。願意談就好,怕就怕連談都不願意談!主管來了 ,說著很流利的英語,人看起來也很和善。我也收起來漸漸快要「恰」起來的脾氣,準備心平氣和的來解釋我的狀況。

 

我解釋著 ,關於住宿,我的投宿點都是Youth Hostel,向來都是到了當地之後再去找。雖然我可以多花些時間,利用Internet Cafe上網事先找好 ,但對方也不見得會接受訂房。說到交通,進入匈牙利的火車票將會在波蘭,捷克或是斯洛伐克購買,我現在真的是提不出任何交通證明。那主管又很好奇的問:

 

「既然已經拿到了波蘭簽證,起碼應該有前往波蘭的交通證明吧?」

 

可惜的是我也沒有 !我解釋著,我打算搭巴士前往波蘭,但是在所有預定前往國家的簽證沒有拿齊全之前,沒有百分之百的確定,我是不會冒險的付錢買車票。主管先生又問了:

 

「哪妳準備前往匈牙利的哪些地方啊?」

 

嘿~~~考我啊 !還好事先已經開始慢慢的做些功課,還講得出除了布達佩斯以外的地名。然後又靈機一動,把在英國語言學校裡,班上那位匈牙利媽媽留給我的公司名片和她家的地址電話都Show出來 ,然後告訴那位主管先生,我這位匈牙利朋友也等著我去拜訪她。真是連自己都感覺到我的解釋真的是太完美了!這下總不會有問題了吧!

 

這位主管也是蠻風趣的 ,他說著,我的狀況的確是不符合他們的核發簽證的規定,但是對於我的解釋,他也找不到任何不合理的部分,所以他會給我簽證,但是他一直強調這只是個例外。主管先生後來又向我說明 ,由於近年來匈牙利的非法移民愈來愈多,他們不得不把關嚴格點,希望我不要介意這個嚴格的面談,同時也預祝我在匈牙利玩的愉快!喜出望外的我猛說謝謝,謝謝他成全我的東歐之行 。然而對我而言,我才不介意這是規定或是例外,總之我拿到簽證了。事後想想,還真得感謝媽媽沒有把我生的很可憐 ,不像是會去非法移民的打工妹。真是謝謝媽媽了!

 

在布達佩斯時 ,與YH同寢室的女生相處的還不錯,她們各是來自美國,英國及澳洲。她們幾個女生突發奇想的決定在匈牙利之後,轉戰羅馬尼亞,去找吸血鬼--德古拉公爵的城堡 。她們問我如何?一起去吧!人多也好壯膽!呵~呵~呵~乾笑幾聲,聳聳肩,攤攤手:

「Sorry!  I wish I could join your trip, but I need to apply the VISA for Romania beforehand.」 

 

「'What?  You need VISA?  Can't you just go to Romania?」

 

大家驚訝的像是第一次聽到 「VISA」這個字。她們不能想像由於每個國家都得申請VISA所帶來的麻煩和相對付出的VISA費用。她們慶幸著自己不用像我這樣的花時間和金錢去拿VISA,她們可以隨意的進出很多國家 。是啊!我又何嘗不羨慕她們。

 

在以前單國旅行時 ,並沒有感到各國的VISA對我的旅行有何影響。現在的多國旅行,真的讓我感到綁手綁腳的。在離開台灣之前,先上外交部領事局網站把各個免簽,落地簽及需要簽證的國家名字通通抄寫到筆記本裡 。到了第三國找各國家的外交部或是領事館。很多單位都是只有早上才對外開放,總是把所有能帶在身上的證件,文件......等全部帶著,匆匆的趕到他們的辦公室 ,然後領表格,研讀表格,填寫表格,準備相關文件,排隊送件,說著雙方都不是很熟悉的語言來溝通....順利的話,跑兩趟路,一趟申請,一趟領件;不順利的話 ,跑好幾趟都有可能。不算困難,但也真的是花不少時間和精力在哪裡。有時拿到並不是真正的VISA,而是類似許可證之類的一張紙。原因在於我們國家是否是被他們認可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由於兩岸關係的曖昧,礙於政治因素,有些國家只能發給我一張寫著准許入境的紙,而不是真的貼在護照內頁裡的漂亮VISA。付同樣的費用,別人那到VISA,而我只拿到一張紙 ?真是不公平!

 

我不熱衷政治 ,也沒有黨派,只希望有一天想去尋找德古拉公爵的城堡時,能夠說走就走,不然也請你核發給我VISA而不是一張紙。  

[TOP]

 

 

 

好吃道相報

 

Fatal Restaurant in Budapest

 

Fatal Restaurant in Budapest

Fatal Restaurant

Vaci utca 67

Budapest

Tel: 266-0607

 

到布達佩斯 的朋友,請不要錯過這個好吃的所在:

 

傳統匈牙利食物 ,物美價廉... ,請參考一下我所下的對聯就知道了!

 

上聯 :「宿夠大碗」      下聯:「超級好吃」        橫批 :「一定要去」

 

我是很摳門的 ,向來不進餐廳吃飯。但這家,我硬是去光顧了三次!每次都是撐到滾出來。有興趣的可以去試試喔!

 

缺點就是客人很多 ,有時服務生的態度不是粉好,還有就是不收信用卡!  

[TOP]

 

 

 

泡湯

 

美國室友和英國室友高興的說著她們今天結伴去泡溫泉,又順道做了按摩,全身舒暢,感覺將旅途中的疲勞都給趕跑了。英國女生大眼小眼圓圓的說著,那美國女生好開放,即使按摩師是男的,照樣全裸給人按摩。我禁不住問:

 

「那-妳需要轉身翻面嗎?」

 

「隔著泳衣按摩感覺不好,當然就把泳衣脫了。翻面就翻面啊?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不過是尺寸的不同而已。再說,按摩結束就各走各路了,誰還管看到了多少?」美國女生回答著。

 

隔天和Walking Tour認識的一位巴西女生也一起去泡溫泉,我們倆也想嘗試按摩,尤其在昨天聽了兩位室友說這裡的按摩師各個身強體健、按摩力道又很夠之後,更加深我們倆決定要去試一試的決心。

 

繳了錢,拿了號碼牌之後看看時間,按摩的生意真好,還要再等上一個多小時才會輪到我們!兩個人就先去泡一泡室外的溫泉。這裡的溫泉因為有另外摻加水,所以沒有很濃的刺鼻味,可以說根本就不像是溫泉,溫度也是溫溫的,不同於我們的泡湯,有時熱的像要用來拔雞毛似的滾燙。戶外氣溫約在零下兩度左右,偶爾還飄著小雪。往池子的一角望去,還有個石製的西洋棋棋盤,看看老伯們在這煙霧裊裊的溫泉池裡邊泡湯邊下棋,還頗有化外天地的感覺。雖然溫泉是這樣溫和的溫度,但由室內走到室外的溫泉池也著實有二十公尺左右的距離。打開了門,冷冰冰的寒風馬上喝令全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全部起立,還沒準備好的兩個女生在第一時間就又把門關起來,兩個人互相看了一下,然後一起喊著「one-two-three-」,開了門就拼命的衝向溫泉去。

 

第一步踏進池子裡的感覺很有趣,腳像被千萬根細針扎到一樣的感到細細微微的刺痛,這種感覺也因為身體漸漸地沉入溫泉裡而從腳尖蔓延到手指尖,接下來感到全身的毛細孔幾乎都在同一瞬間敞開來,感覺真的只能用「好舒暢」來形容。也許是因為天氣冷,毛細孔都緊緊的關起來以減少體溫的散失,但在下了湯後,瞬間的溫度提昇也讓每個細微的毛細孔也跟著瞬間的敞開來。這也許就是為甚麼台灣的泡湯總是準備著一池超冰冷的冷水池,好讓大家冷熱交換著泡。

 

泡在池子裡是很幸福的,但看看大時鐘,差不多該去準備被「馬」一下了。也不過在把上半身拉出水面的同時,身體本能的又馬上往水裡沉。因為這裡溫泉溫度只是溫溫的,不同在台灣泡湯,可以泡到像煮熟的草蝦,然後還可以一點也不感到冷的赤裸著身體在低溫中走動。再度望著往室內的入口還是遠在二十公尺外,兩個女生又要再度鼓起勇氣,再作一次衝刺。用最短的時間衝出溫泉池,雖然在第一時間抓到毛巾往身上裹,但是這薄薄一片怎麼抵擋著住零下兩度的寒,根本就是有裹和沒裹沒兩樣嘛!我們沒有像當地人有著浴袍加拖鞋的武裝齊全,只能死抓著毛巾、赤腳的衝。雖衝的很快,但也感到腳底板如同跑在冰上的刺痛,真怕腳會像粘在冰上般的粘在地板上。

 

殺進室內後,更是直接的往蒸氣室裡鑽。終於在口齒不清的皮皮挫了幾分鐘之後,暖暖的蒸氣讓我們倆都恢復的生機。看了一看這個擠著滿滿的小蒸氣室,早就已經滿到有地方站就很偷笑了,定神再穿過這霧茫茫又喧嘩的像菜市場似蒸氣室仔細看,垂垂老矣的老爺爺;啤酒肚大到看不到自己腳趾頭的中年男人;肌肉線條清晰可見的肌肉男;光著身子到處跑的小男生...,重點是-「都是男人耶?!」,難道我們跑錯地方了嗎?不過我兩穿著泳衣、那些男人也都用浴巾裹著下半身,看來誰也沒沾到便宜!兩個女生正在耳語的討論是不是該走出去時,媽媽抱著小孩開門走進來。「呼-沒錯啦-男女共用,這下安啦!」 

[TOP]

 

 

 

伯伯,又來了

 

「你好!」

 

食之隨味的又跑去泡溫泉了,雖然巴西女生飛到義大利去找他的男朋友,而美國女生也轉戰到捷克去,但一人靜靜的泡著暖暖的溫泉水也是一種享受啊,只是被這聲突如其來的「你好」嚇到了。誰啊?說中文耶?什麼時候在我的右手邊多了個老伯?老伯稀疏的頭髮上因為天冷及溫泉的水氣結了不少的小冰塊,全身臃腫的像是泡水泡太久,而讓我差點噗嗤笑出來的是掛在他鼻樑上那付一圈又一圈的七先生眼鏡,圈圈太多了,結果只看到兩個小點點在鏡片的正中心。

 

「哦-嗨-你好!」對著個明明就是外國人的臉,換成我說著有點結結巴巴的中文。

 

Oh Chinese Where are you from?」怪伯伯說著有點憋腳的英文問著。

 

From Taiwan.」沒好氣的八股的回著。

 

不是我膚淺,看人只看外表,而是怪伯伯的整體外觀真的是不討好,禿頭、圓圓的啤酒肚、溫泉泡太久而皺了好幾層的皮膚、身上也搞不清楚是老人斑還是曬斑的一堆、嘴巴一開有著滿口爛牙及一股臭臭的菸味、講話時口水還一直噴、最受不了的是他邊說話還邊往我身邊挨進,他移動、我也移動的刻意保持距離,但沒有衣服的阻隔,對於這種距離近到幾乎可以感覺到他身上的汗毛在我的手臂上磨蹭著,全身不自覺的癢了起來,「討厭!」沒有遇過一個人可以讓人在剛見面沒多久就那麼的討厭。

 

Oh Taiwan My ex-wife was from China. I know a little bit Chinese…」怪伯伯又往我這邊靠近了。

 

我趕緊又往另一個方向移了移,「是哦!你前妻是中國人!我哥哥也取匈牙利老婆咧!來這套!也換個招數吧!」我懶的回話了,只是臉上繼續保持著微笑。耶-那怪伯伯居然開始在那裡掂壓著手指、講著中文,一二三四的數數著。幹嘛啊!會說「你好」、會數「一二三四」就可以證明有過中國老婆啊?期望我跟著你一起數數啊?您若說的出「床前明月光」,我跟著對句「疑似地上霜」,覺得這種舉動真的是有點白癡,我若是傻子,我就回應你!

 

老人家愛唸吧?怪伯伯似乎也不在意我的沉默,自顧自的用著結結巴巴的英文唸著,他和他的中國老婆在結婚一年左右後就離婚了,因為那女人很懶(他用的字眼是「that woman」),什麼事都不做,他氣不過就和他離婚了,但還是有從她那兒學到些中文。是嗎?是因為人家不做家事嗎?是樁婚姻買賣?是真有其事?還是根本就是胡亂瞎掰?我真的很懶的附和著這種無聊事。

 

可能感到這個「中文、中國人」的話題引不起我的興趣,怪伯伯又說到這個溫泉很好,可以治療疾病,他因為有醫生處方籤,所以是免費使用,還問我明天要不要再來,他在門口等我,到時候用他的處方籤,我就不用買門票了。「扯--!」原本還想再來泡溫泉的,現在一聽到他每天都來泡溫泉,還想在門口堵我,馬上就決定今天是最後一次了。

 

Oh Thank you I leave tomorrow…」他老套,我也用著千篇一律回答著。

 

怪伯伯癟著嘴,裝的一臉好可惜、好捨不得的表情,可我不知怎麼的,覺得這年紀大到可以喊他聲爺爺的怪伯伯好噁心。爺爺、伯伯,一路上遇到不少,大部分都是像隔壁鄰居爺爺般的和藹,但讓我在幾分鐘內就心深厭惡的,還屬他第一名。接著不出所料的,怪伯伯開始在那裡自言自語的說著他最欣賞東方女性的溫柔,不像歐洲女人總是粗魯凶悍,他覺得我雖然不高、小小的,但是很有東方女性的特質,眼睛雖然小小瞇瞇,但他最喜歡的就是像我這樣的東方女人,反正就是林林種種的beautiful啦、nice啦、good temper

 

「廢話!我是亞洲人,天生就是矮、眼睛就是著麼小小瞇瞇,少對我灌迷湯了!」如果這些迷死人不償命的妖言是出自個帥哥口裡,也許我還會願意被迷惑一下、聽聽美言,但是,怪伯伯,您也太誇張了吧!您的年紀是我的兩倍,您的體型也是我的兩倍有餘,這樣先天不足的條件下,還肖想我相信?我想我臉上除了尷尬的笑以外,還真不知該說什麼?

 

好討厭!怪伯伯又往我這邊靠過來,我還是又再移了移。他看不出我的不耐煩,依然停不下來的說著:

 

「河的另一邊-Pest,有一家很棒的中國餐館,我常常去那裡吃飯,因為妳明天離開匈牙利,那何不就今晚一起去吃中國菜?我請客!

 

訛我啊!這麼好康!遇到會講中文的請吃中國菜,那遇到講日文的是不是就請吃日本料理?覺得怪伯伯好煩,原本好好的泡湯湯,被他這麼一鬧,悠閒氣氛跑光光,連這麼簡單的享受都被剝奪,泡不下去了,起身離開池子:

 

I have an appointment for the massage. I have to leave now.

 

怪伯伯喊著:「Oh And Chinese food....

 

我頭也不回的就往裡跑進去。是真的有約按摩,只是時間還沒到,可我也受不了怪老伯的糾纏。上次和巴西女生一起來時,也許因為我們倆有互相作伴,沒有人來騷擾我們兩個,這次自己一個人來,在怪伯伯之前就已經有個少年仔來搭訕,但他又不會說英文,所以接不了幾句就自動自發的鳴金收兵了,單身東方女性真的這麼搶手嗎?才不信這套咧!

 

在接下來等著按摩的時間裡,我反倒像極了做壞事的小偷,走到哪裡都先偷偷摸摸的四處張望,就怕再遇到怪伯伯。真是的,搞什麼?變成我在做壞事?!按摩結束後,澡也不洗了,匆匆忙忙換了衣服,逃離現場,這是個很不愉快的下午,被人家當作獵物般的搭訕著,我的行為舉止真的是讓人感覺隨便嗎?不,肯定的告訴自己,不是的,我不是這樣的人,而那些人,就是愛和外國女生哈拉,總是拿著吃飯、喝咖啡這種小便宜來碰運氣,是的,是這樣沒錯!犯不著用著自己的好心情去為別人的錯誤贖罪,把不愉快的感覺拋到腦後,「我」才是決定自己快樂與否的因素,這樣想著,心裡也就比較好過些了,然後開始計畫著今晚要去弄些什麼東西來填肚子,腦袋裡湧現出打了個蛋花的熱湯,嘴上也浮出了期待的微笑。 

[TOP]

 

 

覺得這趟出走意猶未盡嗎?那麼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繼續出走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