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vakia

Photos | Postcards | Souvenirs | Afterthought | Slovakia Home


Why Slovakia?

我在邊界

西街少年

 

 

Why Slovakia?

 

當其他旅人知道我在波蘭之後要前往斯洛伐克,幾乎每個人劈頭就問:

 

「Why Slovakia?」

 

因為大部分的走法都是跳過斯洛伐克,然後取道捷克直達匈牙利。我只能很無奈的兩手一攤:

 

「I  haven't got the VISA for Czech.  Without VISA, I can't get in this country」

 

老實說 ,我不太清楚斯洛伐克的特色在哪?但是連我在Bratislava住的Pension裡的餐廳服務生都問我:

 

「Why Slovakia?  Why Bratislava?  Bratislava is just a big village.」

 

也是不好意思講實話 ,我的目的地不是斯洛伐克而是匈牙利。由於我的申根簽證即將到期,再拿到波蘭和匈牙利的簽證後,探了一探捷克和斯洛伐克的簽證作業時間,由於捷克所需時間太久了 ,斯洛伐克比較快,所以決定先拿斯洛伐克的簽證,起碼我可以經由斯洛伐克到達匈牙利。這就是我來斯洛伐克的原因。  

[TOP]

 

 

 

我在邊界

 

就是因為沒有捷克簽證,所有由波蘭克拉科(Kraków)前往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的快速火車都不能搭,因為這些火車都會經過捷克。真是一大敗筆!看著地圖,明明就粘在一起兩個國家,卻不能就這樣跨過去?原本算好的如意算盤,這下子失策了!只能搭著唯一的選擇-每個鄉鎮、每顆樹都停的普通慢車,慢慢的晃到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

 

不曉得這段距離全長多長?只知道我早上十一點左右上車,到達布拉提斯拉瓦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因為不曉得搭乘這樣慢車的人都會是那號人物,且坐車時間又這麼長,狠下心來買了頭等艙的火車票,一百九十三塊四羅提,只希望不要太龍蛇雜處。結果真是如我所願,非常單純,單純到只有我一人!火車是類似包廂式的座位,諾大的包廂就只有我一人,我也都把門開著,好耳聽八方,隨時準備閃人。

 

火車愈往南,風雪愈大,積雪愈深,我的心也跟著沉的好深!想到我將要在晚上十一點左右到達布拉提斯拉瓦,求求上天雪別下太大才好!

 

火車停下來了,晚上六點四十四分。望向窗外,雪還是很用力的在飄,風一樣呼嘯的在吹,外頭黑黑暗暗的,許多穿著軍裝、戴著毛毛茸茸大帽子、批著厚厚大外套的軍人,一個個在狂捲的風雪中很酷的從一個露著暈黃燈光的木造小房子走出來。他們動作之快的,像是要在有人跳火車之前先上車一樣。看看這個什麼鳥地方,雪又下這麼大,跳車偷渡?還偷渡到同樣差不多的兄弟國?真是頭殼壞掉!

 

軍人們帶著狗,帽子上、肩上都躺著些許的白雪,真的是可以用「衝上車」來形容。覺得好像到了電影拍攝現場,片名叫做「哭喊自由」。那些狗一隻隻齜牙列嘴的看起來都好兇,一上火車就到處猛聞。軍人們也不閒著,拿著手電筒,行李架、座位下...,到處猛探照、東翻西找,頓時感到我的存在是多餘的、是會妨礙到他們的搜查。經過軍人和狗的一陣狂搜之後,真正的海關官員上車了。聽聽外面漸漸近了的講話聲,應該就快輪到我了,護照已在手上準備好,雖然我很光明正大、理由單純、也有簽證,但是現場那種冷蒐蒐又緊繃的氣氛讓我不由自主的每個細胞都繃了起來,自言自語的告訴自己,「要鎮定,到時候有問必答就沒問題了!」海關官員來了,我很用力的擠出笑容說著:

 

Good evening Sir.

 

官員也很酷喔!理都不理我,直接拿走我手上的護照。我一直在等他問我些問題,但他還是金口不開。就見他把我的護照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再 溫習一遍地從最後一頁翻回第一頁。我也想到,我的那本護照裡早已是蓋的密密麻麻的章戳、貼滿滿各國簽證,是不是有點太複雜?為此,還事先特地在斯洛伐克簽證的那頁上貼了張便條紙,這麼明顯,別告訴我找不到吧?

 

耶-他老兄二話不說的拿著我的護照走人下車去!這下我開始緊張了!我就這麼本護照,這麼本不太好用卻又是唯一可以證明身份的護照,可別開玩笑耶!

 

開始胡思亂想...,難道得私底下給點好處嗎?書上又沒唸到這一章?如真要給,該怎麼給才對?直接給他?給多少?夾在護照裡?護照又已被拿走了!萬一他把我的護照A走了,然後給我掛上一個「非法入境」,我該怎麼辦?這往前看不到村、回頭見不著店的邊界檢查哨等著回波蘭的火車,要我在與這麼坨子軍人窩在小木屋裡及站在外面吹風掛雪的人肉冰棒間作選擇,該如何決定呢?萬一月黑風高的被「喀-咂-」,隨手往雪地一丟,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地球上少了隻人在呼吸?該死的我又坐在貴到當地人坐不起的頭等廂裡,讓我想求助於其他乘客的機會都沒有!已經把行動電話拿出來準備好了,溝通不成就要開始搬救兵了。

 

總覺得時間過了好久,終於盼到他回來。看到他手中依然拿著我的護照,「呼-」,心裡總算鬆了口氣,不管情形如何發展,護照要還我就好,起碼不要被當作「無名氏」處理。官員進來了我坐的包廂,壓的很低的帽緣下,一股尖銳又冷的眼神直瞪著我:

 

from China?」

 

No, I am from Taiwan.」謹守著刻重要點的單字溝通方式回答著。

 

他對我指著護照封面上的Republic of China」,又再說:「from China?」

 

No.  Not China.  I am from Taiwan.」我繼續說著。真是不曉得要如何解釋?只好鼓起勇氣靠過去,把護照翻到有照片的底頁,指著國家代碼(Country Code)部分,試著告訴他:

 

Country Code is TWN.  It means Taiwan.  I am not from China.

 

沒把握他聽懂沒?是不是知道這國家代碼的定義?只希望他知道「Taiwan」這個國家。看他護照拿著又到隔壁包廂去和另一個官員嘰哩咕嚕、說著番話討論著。幾分鐘之後回來了,又對著我說:

 

Not China?」

 

我斬釘截鐵的回答:「No, not China. I am from Taiwan.

 

看看這些對話,還真是句句切中要點、字字都是Key Word見著官員臉上緊繃的線條漸漸舒緩,我心裡猜著應該是沒問題了。看著他又再把我的護照一頁一頁的溫習著,最後終於蓋了章,把護照還給我。真是感謝!感謝!

 

一大群批著帥氣披風的軍人、一隻隻兇猛的狼犬、一個個耍酷的官員,繼續向龍捲風似的刮回小木屋,幾分鐘之後,火車又開始動了,窗外的雪繼續飄著,我在斯洛伐克了!

 

後記:

說到這國籍,當我在填寫簽證申請表及入境表格時,從早期堅持寫的「Republic of China」,再經歷一次次的挫折後,最後都乾脆寫「Taiwan」。然而就因為護照封面上是「Republic of China」,常常被人拿著護照質問我,「不是China嗎?」,當我認真的告知是Taiwan後,稍有見識的會跟我說「Sorry!」,解釋著他們知道這當中的不一樣,只是都搞不清楚「Republic of China」和「People Republic of China」之間,到底誰是誰?

 

其實這個狀況到也是情有可原,因為我自己也不見得知道這地球村裡的所有的國家。但是對於有些官員的態度,我就不太苟同 。他們隻字不提就直接在表格上把國籍部分改成China。當我寫Republic of China時,總是會被再次確認是Taiwan還是China;當我寫Taiwan時,又被人家很粗魯的直接改成China。雖然我對於這種狀況是蠻火大的,可是人在異鄉嘛,能屈能伸、識時務才好繼續走下去! 

[TOP]

 

 

 

西街少年

 

雖然是12小時的火車,但是整路也不太敢睡,一怕家當不見,二怕不曉得睡到哪去。

快11點了 ,應該是快到了 !火車漸漸進站了,因為Bratislava不是終點站,所以我一直注意是否能夠看到這個看車站的名字,晚上11點已經是夠晚了,我可不想再繼續坐到下一站,時間拖的更晚,搞不好更荒郊野地。注意著看著窗外,就是看不到車站名字,車上也沒廣播,雖然不懂斯洛伐克文,但是起碼Bratislava這個音我是認的出來的。看著幾乎所有人都開始往車門移動,看來不會錯的。我也跟著開始把我的家當上肩,跟著大家車門口移動,途中順便問了個乘客:

 

「Bratislava?」

 

「Yes, Yes, Bratislava.」乘客回答。

 

確認對了 ,也稍微安心了。看,哪需要流利的英文?說單字,說重點就行了!在坐火車時猛K LP,火車站附近有間YWCA。還好!還好!又便宜,又離火車站近,不然這下可麻煩了 。Downtown離火車站有點距離,加上時間已晚,我也不確定是否還有大眾交通工具可搭。

 

下了車 ,環顧一下車站,真是看不出來這是一個首都城市裡的車站,好小,像我們早期松山車站的規模。車站裡有很多Dom的廣告,但是都只在夏天開放。沒關係!已經打定要去住YWCA了 。買了電話卡,想先打電話去確認一下,但這號碼怎麼都撥不通!喔~書上有說,近來Bratislava電話系統更新,很多電話都改了號碼。不屈不撓,打查號台問 !前前後後被轉了七,八次,最後終於轉到一個會講英文的小姐。幾秒終後,她告訴我:

 

「Sorry!  I can't find the new number for YWCA.  Sorry!」

 

說完就掛電話了 。「Hello~Hello~???」完了!怎麼這樣!豁出去了!與其在這裡乾耗,倒不如直接殺到YWCA,反正書上說走路大約15分就到了。看看黑漆漆又冷清清的街頭 ,不管了!走吧 !因為跟查號台耗了太久,走上街時已經是11點半左右了。又暗又冷,沒有人煙還瀰漫著霧氣,我真的是覺得很恐怖,心裡都發毛了,硬著頭皮走的好快。過了前面那個轉角,YWCA應該就在左手邊了,心裡也漸漸的沒那麼緊張了!

 

過了轉角往左轉 ,耶???還是好暗,起碼會有盞招牌燈吧!再繼續往前走10公尺,一棟黑漆漆的大樓就在我面前,這棟應該就是啦?左右張望到處看,看到了!看到了!看到在大樓頂的YWCA的招牌了 !只是招牌燈沒亮,C和A這兩個字母已經躺下來了,W更是已經變成M了!不~~~不相信!不放棄!試著推推大門,可以進去耶 !一樓看起來是家餐廳,但是已經打烊。看到往樓上的樓梯,試試看吧!

 

寂靜的夜晚 ,黑漆漆的大樓,我走在樓梯上除了聽到樓梯因為我的走動而發出的嘎嘎聲外,還聽到水滴聲...滴~滴~滴~。走到二樓,還是暗嘛嘛的,但是看到牆上有一個指標 ,上面寫著Shower Room的方向。我很確定這裡就是YWCA,但是,一個人也沒有。再繼續瞧瞧,角落裡的一個小窗裡有光線一閃一閃的,像是電視機所發出來的光影。走過去敲敲窗 ,裡面的人來開窗,太好了!終於有人在這裡!一位穿著像警衛制服的年輕人打開窗看著我,我趕緊問:

 

「YWCA, here?」

 

「#$&*()@#......!」他說著我也聽不懂得話。不要緊,一邊比手劃腳然後繼續問:

 

「YWCA?  Hostel?  Hotel? here?」

 

「Oh~Hotel.  No! No! No hotel!  Kaputt!  Kaputt!」他說著。

 

Kaputt!我知道著個德文 !Kaputt是壞掉了的意思。一邊很高興自己聽的懂,一邊又很無助的了解到沒著落了。「什麼???Kaputt!壞掉了!沒有得住 ?」繼續拿著地圖想要問YWCA是否搬家到其他地方:

 

「Where?  Hostel?  Now?」

 

只見他又搖頭又擺手的直說No。唉~~明白為什麼查號台查不到號碼,因為根本沒有YWCA了。看來也從這位先生身上挖不到其他有用消息了,只能說聲謝謝了!

 

走下樓梯 ,坐在黑漆漆的大廳裡,真是一時不曉得該如何?看著地圖,接下來可落腳的地方都在Downtown,但是走到Downtown是不可能的任務。在剛剛走過來的路上也沒看見輛計程車或是公車在跑 ,我是否該走回去車站?起碼車站裡還有些人煙。還在那裡六神無主時,一個看起來像是混街上的西街少年推門進來了。我不得不緊張起來,他進來這裡做什麼?這裡什麼都沒有 !他要做什麼?他走進來,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往另一邊的走廊上走去,喔~他是去打公共電話。由於太黑了,我在進來時也沒注意到有個公共電話。看著他在講電話 ,心裡也還在盤算該怎麼辦?耶!有個點子,說不定行的通!把行李卸下來,拿著書,等他把電話講完我就靠過去。他掛上電話後,我就開口問了:

 

「Do you speak English?」(雖然我不太抱希望,但還是問一問)。他說:

 

「a little bit.  and Deutsch」

 

一點點英文和德文 ,可以!可以!沒問題!我也是一點點德文。我拿著書,指著YWCA的地址,然後指著著棟快要倒掉的建築說著:

 

「NO YWCA, kaputt!  I need Hotel. Sleep, schlafen(德文: 睡覺)!」

 

然後繼續指著書上寫的另一家在鎮上的Pension給他看,繼續比手畫腳,邊說邊指著公共電話:

「This hotel, I want to go.  Can you call this hotel for me?  Hotel, telephone...」

 

看來他是了解我的意思 ,只聽他說OK!OK!拿著我的書,從褲袋裡挖出銅板打電話。看著他對著電話哇啦哇啦的,然後把話筒拿給我,我接過來後,聽到話筒那邊傳來「Hello,Goodevening!」太好了 ,會講英文!Pension老闆已經從西街少年那裡知道我需要一個房間,和老闆確定了之後,老闆說他會等我的。真是好高興!掛了電話之後猛謝那位我原本不太看好的混混少年 。接下來另一個問題,如何到市中心?在繼續拿著地圖比著手,繼續溝通:

 

「YWCA, here!  Hotel, there!  Bus? or Taxi?」

 

少年看著我,然後笑一笑,看來是懂我的意思說著:

 

「Taxi,Taxi,#$*)#$!%^&....!」少年說著一些我也聽不懂的話。

 

看他繼續掏錢打電話,講完電話後對我說:

 

 

「Taxi,here and hotel,Out!Out!」

說著就拉著我往外走。我也瞭解了,他打了電話幫我叫計程車,現在要我到外面去等計程車。想著晚上有地方睡了,猛向他說:

 

「Thank you very much!  Vielen Dank!」

 

想到他剛剛幫我打了兩通電話 ,因為我身上也沒有銅板,所以掏了褲袋裡的一張面額最小的紙鈔要塞給他,他卻直跟我說No,真是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我們兩人走出那棟鬼屋似的破大樓後,他並沒有離開 ,他就站在我旁邊陪著我等計程車。計程車來了,他把我的書拿去,把書上的地址給司機看,又嘰哩呱啦的對著司機說了些話,然後回過頭來對我說了聲OK!把書還給我,也同時對我說Bye bye!

 

在計程車上,看著冷清漆黑的街景,想著前20分鐘所發生的事情。謝謝你!西街少年!沒有你的幫助 ,我不是在那鬼屋裡睜眼到天亮,就是夜宿火車站了。 謝謝你!  

[TOP]

 

 

覺得這趟出走意猶未盡嗎?那麼請跟著這腳步搶鮮出走繼續出走


《離家出走》網站首頁I主選單 I無關出走I不照抄喔 I寫信給ShireenIShireen的部落格I舊留言版(觀賞用)I留言版I I 黑米書籤 智邦書籤

本站所有文字、塗鴉、照片都是我的心血,著作權由Shireen Lin所有,若無書面授權,請勿使用。© Shireen Lin (明信片版權歸屬原創作人)

Shireen《離家出走》站內搜尋

Google Custom Search